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电力业飞速发展相关行业商机涌现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43:08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中国电力业飞速发展相关行业商机涌现

五月份最后一个双休日,骆维斌从北京起程去了山西阳泉。他的目的地是当地一家老火电厂。骆维斌是北京一家私营公司的区域经理,他的公司专门代理销售大型火电机组。尽管在这一行,现在正是一年中相对清闲的时候,但因为那家老电厂今年安排大修,骆维斌想趁早过去打声招呼。

飞奔向前的中国电力行业,新的商机不断涌现,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和骆维斌抱有同样的信念——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烟气中的财路

“这个行业很好,但是现在太乱。”主营烟气脱硫业务的浙江蓝天求是环保集团(以下简称蓝天环保)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黄辉敏说,“大家一哄而上,都在低价竞争。”

2003年年中,蓝天环保接下了它的第一单火电脱硫项目。那时候,国内专业从事脱硫的公司不过七八家。而今,这一数字已翻了近十倍。尤其是今年初,国家环保总局公布了未启动脱硫装置的46家电厂名单后,不少环保工程公司纷纷把脱硫列为重点业务。因为仅上述电厂的脱硫项目投资,就将超过100 亿元。

在中国,烟气脱硫是一个前程远大的朝阳行业。由于二氧化硫过度排放所产生的酸雨污染问题愈来愈受到官方的重视,到去年底,全国约有2000万千瓦装机的烟气脱硫设施建成,未来十年,还将有约3亿千瓦脱硫装置陆续投产。

另一种说法是,近几年全国烟气脱硫市场每年将有200亿元左右的需求。按照国家规划,到2020年,中国脱硫和脱硝等电力环保市场规模将达1万亿元左右。

而作为最早进场的企业之一,蓝天环保的衡水发电厂一台机组脱硫工程已于上月通过验收交付使用,另一台也将于本月完工。但实际上蓝天环保这两年并没有接下太多的新项目。他们把原因归结为企业间的价格战。黄辉敏说,现在的脱硫招标中价格压得太低,接单越多可能亏得越多。

在近期的招投标中,执行一个2台30万千瓦机组的脱硫项目价格已经从过去的300元/千瓦左右降到了200元/千瓦。“正常运作的话,每千瓦时要250元,如果再低很难保证合理利润率。” 浙江大学从事脱硫研究的高翔教授说。

资金压力大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不菲的工程垫资。一个2台30万千瓦脱硫项目的总体费用要1.5亿到2亿左右,按照电厂对工程公司前期仅支付10%预付款的规则,工程公司一个项目至少要垫上二三千万元。

市场很快将会经历一轮洗牌。国家发改委最新印发的一份火电厂烟气脱硫管理意见要求,通过三年时间,建立健全火电厂烟气脱硫产业化市场监管体系,完善火电厂烟气脱硫技术标准体系。

风电投资风生水起

马伟民住在宁波,黄福星家在台州,俩人虽不曾谋面,却都在密切关注着对方的动静。去年,他们分别在这两个浙江省最东边的临海市里参与筹划起了风力发电项目。

马伟民是宁波慈溪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这家成立于去年的项目公司,主要由民企宁波慈溪金轮集团出资,马伟民作为自然人入了股,是四个自然人股东之一。慈溪风电场今年3月获省里批准立项,建设装机容量4.95万千瓦,投资3.8亿元。

“我们还在等待上头敲定最终的选址。” 马晓国说。由于选址迟迟未定,原定于6月中旬完成的项目可研报告不得不推迟。

黄福星是台州椒江区政府风力发电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人之一。由他牵头负责的大陈岛风力发电场项目,由民营企业台州星星集团投资。该项目总投资达4.5亿元。

因为这个风电场位于岛上,必须通过铺设海底电缆与陆上的电网相连接,单这块就需要很大的投资。“省里已经决定海底电缆由地方政府、省电力部门和企业共同投资,我们正在就出资比例进行谈判。”黄福星说,顺利的话,大陈岛风电场明年三五月份就可以投产。

星星集团和金轮集团只是踊跃投身风电的民营企业中的两家。在缺煤少电的华东地区,风电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眼球。按计划,到2020年,中国将建设2000万千瓦左右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厂,其中以风电为主。受到政府的鼓励,不少民营企业对投资风能发电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由于前期投资大、成本高,投资风电将会面临一些阻碍。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的电力行业分析师说:“关键的问题在于电价。”风电成本每度五六毛,通常是按投资收益率的10%核定上网电价。从目前来看,风电还不具备与火电竞争的能力。此外,技术是目前制约民企进入风力发电行业的一大难题,因为所用设备几乎都需要进口。

浙江省经贸委资源处副处长屠国富表示:“政策研究了很多年,但都不是很解渴。”他说,当地现有的一些风电项目大都只能做到保本微利。

黄福星却对前景非常乐观。这位前任地方供电局局长说,考虑到煤价上升加上脱硫费用,风电和火力发电的价格剪刀差会逐渐缩小。用不了几年,风电场的价格就会低于脱硫后的火电厂。

发电机热潮起潮落

几天前,在位于上海西郊的工厂里,上海鼎新电气集团开了一次生产动员大会。随着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该集团又将迎来一年中的首个销售旺季。只是今年,总裁助理夏中华的发言多少有一些不同,因为他们赖以生存的柴油发电机市场,在经历了近两年的牛市后,行情开始由高烧逐渐降温。

鼎新电气专事柴油发电机生产,产品主要用做中小型企业的备用电源。去年一年,这家民营企业的销售额达到5亿多元,创了历史新高。而通常的年销售额还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这样的好年景也许从此不会再有,但是夏中华并不感到失落。以他从业二十年的经验看来,前段时期的市场不过是非常规发展,现在开始恢复到正常状态,是意料中的事。

由于突如其来的电荒在2003年席卷中国,饱受拉闸限电之苦的企业纷纷购买发电机自救。在华东和华南两大缺电最严重的地区,地方政府出台了各项政策鼓励企业自发电,包括发放发电机容量补贴,以及对进口发电机实行税收优惠。发电机行业一时牛气冲天。

夏中华记得,厂里生意最好的一段时间是在2003年6月到2004年5月。他说,那时经常要加班加点,总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最多的时候一个月销售额做到了5千万元。夏中华那时负责销售,经常是客户拿着汇票登门,他都不敢接单。

如今,市场显示出了饱和的迹象。到去年为止,浙江已有近半数的企业购置了柴油发电机。国内最大的摩托车铝合金轮胎厂商浙江万丰奥特集团去年就买了四台发电机,其管理中心主管宫卫鹏表示,没有必要再买发电机了,“买柴油机不过是为了应一时之需。电荒再过一年多就能缓解,再投资不值。”

杭州市在刚出台的一项政策中表示,明年开始不再鼓励企业新购发电机,并取消原有的发电机容量补贴。这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也许用不了太久,那些自备的柴油发电机就要被束之高阁了。

发电机的价格已在去年从最高点回落。夏中华说,价格掉下来也就花了2个月的时间。以800千瓦柴油发电机价格为例,在去年4月份到了顶峰,冲到140多万元,到6月份时下跌到110万元。此后,价格没有大的波动。

昆山市胜达发电机有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说,今年的发电机牛市行情开始接近尾声,已经有经销商为了降低库存抽逃资金,以低于成本价抛货。她认为,小企业会先退出市场,挤去泡沫后,发电机市场将回归正常发展状态。

这样的状态也许更让人觉得踏实。“我们一直很理智,”夏中华说,“市场总是有个饱和度,我们预见到了销售下滑的一天,在动员会上作了必要的提醒。”他说,那些潮水般涌进退出的商人,不过是昙花一现。

三家企业的大生意

能够成为SPX(美国斯必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是件幸福的事情——无需费尽口舌的去讨客户欢心,订单就接踵而至。

从2003年开始,这家拥有世界最先进空气冷却技术的世界500强公司在中国的命运就有了显著转变——数年前,由于业绩不理想,SPX总部几乎考虑关闭在中国的工厂,而现在,它已经持续两年每年轻而易举地拿到几十亿的总包合同。

一切归功于中国电力市场的迅猛发展。近些年来,由于电力需求迅速加大导致电力能源紧缺,中国各地纷纷加快了电站的投资建设,而在各类电站中,火电站占据了绝对数量,比例大约在70%以上。但同时,这些地区干旱缺水,而发电的冷凝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因此国家发改委对新建燃煤电厂提出了新的技术要求——在冷凝过程中采用空冷技术。(即“空气冷却”,过去电厂采用的是“湿冷技术”,为“水冷却”)

按照SPX公司采购经理孙先生的表述,“在这个领域里,每次投标,参加的企业都只有三家。”

空冷技术的节能优势显而易见。粗略估计,运用以往的湿冷技术,生产一度电要消耗30公升的水,而用空冷的话,只需2.7公升。

目前,拥有空冷核心技术的也只有SPX和GEA两家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在中国空冷行业尚未兴起之时就已经扎根多年,这使得国内企业无法像脱硫行业那样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起来——不过,虽然国内的脱硫企业同样不能拥有脱硫技术,但后者却通过和外方合作开发的方式一起分享其中的利润。

孙口中的三家企业除了SPX以外,另两家是总部位于德国的基伊埃能源技术有限公司(GEA)和国内上市公司哈尔滨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哈空调(资讯 行情 论坛)”,600202)。“但哈尔滨空调只承接一些小的项目,因此对其他两家企业构成的竞争威胁不大。”而事实上,就是这些“小项目”也已经让哈空调的财务报表足够好看。2004年该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7128万元,同比增长6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