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里长亭送君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4:32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跟我去江南吧”!坐在长廊上的许三江吸完了最后一口烟,执着地看着面前处于游丝状态的沈静。

“如今的长廊修葺地很美,和当年一样”。她有意的避开他的眼神,她怕像当年那样步步沦陷。

楔子

那年盛夏,临近毕业的沈静正忙着赶她的毕业论文。百无聊赖的转着笔,外面的声响似乎更大了些,陈旧的老式风扇吱呀吱呀的响着,愈发显出夏的燥热。

校后坐落着一处长亭,阳光透过树叶折射出曼妙的光晕。诱导着许三江,亦诱导着沈静。他们就是在这个地方相遇。

他们的恋爱不似春风和煦,不似夏花明媚,就只是像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但是她知道她爱上了这个白净的男生,笑起来像夏花一样明媚。她原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到底,但是当云雾拨开后,她便知道他们彼此是有区别的。

当他们成双的走在校园里时,有人惊羡,有人嫉妒,有人愤恨,独有一人笑着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初夏。从那以后,林中长廊里便多了个身影。

今日晚修室里的灯光异常昏暗,大概是学校又拖欠电费。今天的内容还没写完。经久失修的走廊时时传来可打破黑夜的声响,风从窗外吹来,有些阴鸷,沈静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惴惴的走到窗口,刚欲伸手,只见一道影子飘过。

天空刚露出鱼肚白,便有人前来上早自习?不,那是初夏和许三江,昨晚当她从长廊回到寝室后才发现沈静还没回来,原以为他们是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在意。直到她从梦中惊醒后发现她还没回来,这才赶忙打电话给许三江。“我和她昨晚没在一起,她不在吗?”初夏呆了会,惊讶道“她一整晚都没回寝室了,她有和你说过要去哪儿吗”?许三江想了想,恍然大悟般“她可能还在晚修室写论文,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挂断电话后,两人便出发了。

来到晚修室,天以亮了些许,空气中夹杂着晨曦的湿润,凉凉的。看到沈静时她正靠在桌子上,大约还在戏周公。初夏长吁一口气道“这丫头,还真不是个省心的主”。待许三江把自己的外套搭在沈静的肩上后,便轻声对初夏说“我去买早饭,你先在这里看着她。片刻就回”。

阳光早已挣脱云彩的阻挡,挂在天边。饭堂里早已挤满了人,历经强轰乱炸,释放哑蛋,最终才端着早饭欲往回走。“你昨晚听到什么声音没”?李冲神秘兮兮的问着。同室的郑南边吃着早饭激动说道“听到了,听到了,好像是个特粗犷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生”,李冲略微皱眉“不对,这分明是一女生的声音,不然怎会如此撩人心魄。”郑南正欲反驳,却被林小嗳这八卦女给插了去“你们能别瞎说不,昨晚静地我连针掉下去的声音都听得见”。

李冲朝林小嗳旁靠了靠,一脸正经的吐字“我可没骗你,这是事实”。林小嗳挂着一脸你在说谎的表情正欲离开。李冲又继续说“你可别不信,到时真遇到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林小嗳附带了句你就是个神经病,便走了。

走出食堂,阳光洒在许三江那白净的脸上,略显红润,眼里的阴冷却格外不和情调。将早餐待紧了紧,径直走回教室。刚到门口就听见初夏的声音“许三江去买早餐了,昨晚你都没回来,可把我们吓坏了,现在要回寝室休息吗”?沈静凝着初夏看,也不说话就走到那唯一开着的窗前,看着远处那片笼罩在雾气中的林子………

将手里的早餐放在桌上,走到沈静的身边,看着她那玉雕似的侧脸,缓缓说道“没事的,还有我,会一直陪着你”。思绪回归,带着迷茫的眼神,看着许三江,错愕说道“你怎么在这里”?初夏急了,忿忿道“不只是他,我也在”。沉默,是沈静现有的代名词,很适合。

从那以后,每天清晨都有人在传听见的声音,一个,十个,一点点增加。

他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照常画画,画的是片林子,她写论文,快要结束时,意料之中的事照常发生了。

是夜。沈静又在晚修室写论文,初夏不放心,硬是要和她一起,说是“有我在,不信你不按时和我回寝室”。沈静原是不答应,在她软磨硬泡下才勉强同意,前提是不能发出一丝丝声响。因为论文需要安静。

分针走得及快,时针也不甘落后。坐在椅子上的沈静环顾了四周,看了看楼道口,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便埋头继续写着。

夜色深沉,只余下几根泛着晕黄的灯柱。“真的要去吗”?林小嗳有些怯怯的颤抖着。李冲邪魅道“你不是不信吗?现在怎么怕了”?林小嗳刚要辩解,只听得郑南冷冷道“安静点,我好像听到了”。林小嗳害怕了,因为这声音是她去世多年的祖父独有的音色。正欲说些什么,只听得李冲嘴里嘟哝着“这个声音

是……”神思还未回归,李冲惊异地喊了声“妈”便朝楼里奔去,像阵风。再看郑南,早已不见了踪迹,只余下一盏滚动的手电,手似不受控制般刚触碰到其表层,灯芯骤然亮起,光束朝向楼上,照出了一张阴冷的面孔………“啊………”林小嗳靠着墙壁的身子渐渐滑下。面孔的主人看着昏睡的小嗳,轻声道“你会感谢我的”。她走了,只余下林小嗳一人和一部闪着光的手机。

晨曦的微光透过楼道通风口斜斜地洒满楼道。林小嗳是被人叫醒后,就不见了踪迹。当天李冲遇害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校园,当警察找到李小嗳时,她正躺在医院病床上沉沉的呆坐着。“你就是林小嗳?听说你和李冲郑南三人昨晚在一起?现在李冲死了,郑南失踪。且有人说你是在今早被同学在楼道叫醒的,你,有什么要说的”?警察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她那波澜不惊的神色。好久,李小嗳才淡淡的开口“我醒来后手里就只有这个,其他的我都不知道”。随后她递上了那部手机。警察走后,她笑了。

沈静听完初夏深情并茂,神色共会的叙述后,震惊道“天哪,这么诡异,该不会真是有鬼吧”!环顾四周,杂闹无比,只有许三江如遗世独立般,神色自若地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沈静和初夏,心里打着小算盘。

暮帘罩天,只余下几支晕黄的灯柱。初夏受许三江邀约,在楼道口碰面,等了许久还没人出现。初夏有些害怕了,借着手机的微光拨了一串号码,电话那头 “我现在在沈静常写论文的教室,我有事要和你说,上来吧”。初夏愣了愣,看着夜色中诡异的楼道,怯怯地走了上去。走到最后一层时,那鬼魅的女声出现了,好奇心迫使初夏一步步走了上去。 正欲继续前进。黑暗中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掐住初夏的脖子往墙上推去。

灯,骤然亮起,如白昼。初夏不可置信的看着灯光下的面孔,她停止了反抗。忽然颈上一松,悄然出现的许三江拉开了她,微怒道“沈静,你还要睡到何时”。皱着眉头的许三江,死死地盯着沈静,双手紧紧地抓住沈静的手腕,灼热的目光和透白的灯光照地眼睛生疼。

“我,这是怎么了”?大梦初醒般的沈静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有震惊地,激动的眼神。许三江连忙抱住沈静,安慰着“没什么,只是做了个梦”。初夏惊异地看着眼前的幕剧。“不,沈静,这不是梦”。只见林小嗳站在楼口慢慢说道“知道吗?那天………”“别说了。”许三江猛地打断林小嗳,似肯求般。看着林小嗳,沈静缓缓说道 “我不明白,希望你能解开我的疑惑”。林小嗳略挑眉看着沈静“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你患了异音幻游症罢了”。沈静错愕道“什么意思”?

“还记得李冲和郑南的事吗?其实那晚我们听到的不过是你发病时所发出的各色声音,而当李冲误以为是他失散多年母亲的声音便冲了上去,绊倒在教室里,加上心脏病突发,心悸而死。郑南则是在带着耳机的情况下,说听到了声音,其实他听到的是他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家里有急事,让他赶快回家,所以才造成了他失踪的假象。而我…正是借着手电的光看到了你的真面目,沈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所以我才装晕倒”。沈静难以自控地说到“不,我不信,不信。”林小嗳笑了笑“就知道你会说不信,所以在我晕倒前我把手机切换到了摄像模式,当你从我身边走过时,一切都刻在了手机上。而我给警察的不过是什么都没有的烂手机。你,明白了吗?其实这也不能怪你,谁也不想得这个病。去医院吧,如今的技术一定能医好你的”。听完林小嗳的陈述,沈静像陷入了无边地狱,想其自己刚刚差点伤害到初夏,愧疚感再次出现。

天渐渐亮了,使许三江原就白皙的脸颊更加白净。站在寝室楼下的许三江紧张地打着电话,没有人接。自那晚真相大白后,沈静就一直躲着他,看着站面前的初夏恳求道“麻烦你,告诉她,今天我会在老地方等她,一直会等她”。初夏不耐烦地挣开他灼热的眼神,微怒道“你明知道她的疑惑,为什么还要瞒着她,换做是我也不会见你的,你走吧”。许三江直直地看着初夏什么都没说,但那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白的表露出难以抗拒的执着。初夏转过头,不再看他,径直朝宿舍走去。她终于明白沈静为什么口是心非,不愿见他。

霞光满天,十里长亭。许三江就坐在亭子的长廊上,望着来路,寻找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影子渐渐拉长,“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许三江看着古木色的栏杆,平淡的语气,却难掩心中的兴奋。沈静也没看他,只是寻望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长廊。好半天,许三江才把烟抽完,看着她说道“和我去江南吧!那里很质朴,很美,我想你会喜欢的,而且也有助于你养病”。沈静没有回答他反问道“如今的长廊修葺的和以前一样,知道是为什么吗”?许三江也不急,慢慢道“听说那场大火后,校外有人出资才将这里重修了。具体的原因只有内里才知道”。

长廊一直延伸到亭子,足足有将近十里。沈静径直向前走着,淡淡道“原因的好坏与我无关。现在陪我走走吧,过几天我也要去北京治病,或许再也不会见了”。许三江猛地拽过她前进的身子,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微怒道“为什么?不愿和我去江南”?沈静转过头,不再看他略带无耐道“对不起,明天我不能送你了,今天就当是提前吧”。许三江欲再说些什么,看着那伴着黄昏的背影,生生给止住了。只是他没看到那背影的颤抖。

多年后。又是临秋的黄昏,沈静照样一个人坐在许三江当日坐过的位置上,遥遥地望着那十里长亭。林后的林小嗳看着沈静言语道“明知舍不得,何必……早先做戏………”!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