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QQ空间水印相机记录阿布哈兹的噩梦之旅

发布时间:2020-02-14 01:51:04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什么智商的人会连着两天丢东西?望着只剩下一个佳能SX50的空荡荡的摄影包,除此之外里面只有内裤、袜子还有一堆不再有用的充电器,不得不说一句:阿布哈兹这个国家太他妈的神奇了。

在Zugdidi下了火车,就上了去格鲁吉亚和阿布卡兹边境的Marshurka,在边境等了半天,拿到离开格鲁吉亚的登记后,我们就坐上了马车,在经过一个长约2公里的破旧大桥后,正式到了阿布卡兹这个从未被国际社会承认过的国家的铁丝网外。由于阿布哈兹的历史,他们很讨厌说别人同他们说格鲁吉亚语,但同时令人惋惜的是,他们也不怎么说自己的阿布哈兹语了,而是普遍用俄语来交谈,货币也是使用的俄罗斯卢布,甚至从俄罗斯入境,护照检测也宽松的很。遗憾地是,我还是无法把Gamajobat(格鲁吉亚语你好)换成Privet(俄语你好)的频道,所以每次误说Gamajobat的时候,心中都是一阵忐忑,生怕不知道哪猫着的一个狙击手直接就把我头爆了。好在当地人反应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大,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面无表情,假装听不懂,过口岸时,坐在黑玻璃后面的神秘海关人员还好心地教我怎么用俄语说早上好,可惜我对俄语这门语言完全无感,没过两分钟就忘了,惭愧惭愧。

过了海关,就被当地人打败了。公价150卢布到首都Sakumi的小巴,他们大言不惭张嘴就要10欧,尼玛,我们是脸上都纹了个“猪”字吗?看着就那么蠢那么好蒙?最后坐进了50卢布先到Gal的小巴,在那里吃了早点又转了辆200卢布到Sakumi的小巴,这价钱绝对是多了,可是我们经过一夜的夜火车,外加室友El给的每人半粒安眠药,我们都昏昏沉沉,没人愿意为了2刀跟他们大干一架。到了Sakumi后,拿上签证又坐公共汽车去火车站找大巴去Gagra,拜还没过劲的安眠药所赐,我和El都在车上睡着了,半梦半醒间觉得大包放在脚下十分不舒服,就往后座一扔,醒了以后下车找到住处把包扔屋里就跑出去吃饭,酒足饭饱后回屋说拿相机出去拍照吧,这才发现我的单反木有了!跟了我4年,助我成事,让我成人的爱机就这么他妈的没有了!老子走南闯北那么多年,最后竟然折在了这个来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Abkhazia!!

单反丢了...照片都是幸存的佳能SX50 HS拍的,还好从广角到长焦一应俱全,到没觉得有太大不便,就是丢了单反心里别扭的痛苦的不行不行的。最近还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加水印的小玩意儿,叫QQ水印空间相机。这回放得照片加的水印都是用这个小玩意弄得,推荐一下哈,iphone和安卓都可以下,老好玩了。

省了俺图说了 :D

Abkhazia的车牌标志是“ABH”

阿布哈兹国旗

黑海边,真得好像海...

Gagra菜市场

爬到半山腰去耍了一下

又赶紧到海边去看日落

呆得都不想说话了

爽歪歪噻

各种颜色的Gagra

第二天,拍完照片晚上出去找食,问路时碰到一帮开着豪车停在路边的当地人,他们邀请我们去喝茶,临出发时我的邻居肖恩给讲了个他一众朋友在阿布哈兹被集体洗劫的故事,El和Ben都看着我,意思是我东西丢了我最大,去不去主意我来拿,我望了望天又望了望他们的脸,心说去他妈的那就去吧!于是上了保时捷,被他们开车运到了海边的一个饭馆,整体装修的极其非洲,瞬间有回到了马拉维的感觉!阿布哈兹人虽说很讨厌被认为格鲁吉亚人,可他们同样十分热情好客,我们吃着烤肉、Cheese、沙拉;喝着阿布哈兹红酒、威士忌和俄罗斯伏特加,微醺之际只觉得人生美满,完全忘了昨天丢东西的狼狈情景。

这里的人和格鲁吉亚、亚美尼亚人有着极其相似的民族性,女人只要结婚了,基本而言对其他男性就是空气了。出于安全考虑,Ben成了我的丈夫,El则是Ben的妹妹,我的小姑子。结果“丈夫”这词一出口,之前围在我身边黄金版钻石王老五们全特么都不搭理我了。从众星捧月到门可罗雀,变化就在那词出口的一瞬间,擦的类!

过了一会,之前短暂离席的大哥回来了,伴随着Ben的一声“Holy Shit!”我回头一看尼玛,随着大哥闪亮登场的还有一个足蹬十二公分超级细跟、身穿黑色从小腿露到肚脐眼纱裙、头发染成黑色、边走路边托胸的俄罗斯骚气十足的姑娘。这种级别的姑娘十分罕见地竟让让我也跟着他妈的失态了,除了英文版的“我操”(Fuck me)我也不知道该他妈说啥好了,最经典的是她明显打了二两东西进去的嘴唇,她还玩了命地将它们嘟得更高,所有人都在拿她找乐子,她也不生气,无所谓地嘟着她的香肠嘴笑着。过了一会,El跟我低头说:“我操,她名字也叫Elisha!” 我听完嘴里一口红酒没憋住,直接喷Ben小腿上。他看着我一脸莫名其妙状,我低头告诉他以后,顿时俩人笑成一团,El表情无奈地坐在旁边。

*小插曲

白金钻石王老五: Moomoo,你是做啥工作的呀?(So,Moomoo,what do you do?)

我: 俺是摄影师。 (Hmm,Im a photographer...)

白五: 你相机呢?(but where is your camera?)

我: ...

没错,where is my fuckin Camera?!

喝到12点,饭馆的音乐停了,我们都在兴头上,当地大哥就说换个场子继续喝。过了10分钟后,我们仨坐在雷克萨斯里,看着他们的朋友开着凯宴、路虎等各种好车,顿觉此地真是纸醉金迷之处。为了避免昨天的噩梦重演,外加El是个比我更小心的姑娘,我把身上的1000卢布和手机放在她随身的小包里。

开车的大哥把我们放在了市郊的一个二层小楼外,说他去接朋友一会就回来,让我们先进去。我们上了楼,是一个颇有Lichinga风格的迪厅,我们三人在里面坐着聊天,手里啤酒喝完那帮人还是不见踪影,估计是把我们甩在这里,然后带着那个嘟嘴娘们玩群P去了。

时间已到2点,我跟El说,结账回去睡觉吧,她说好,然后将手伸向身后的小包,这时她脸色一变,然后喊到:“我包没了!”

擦,我的手机....这回真是丢了个底儿掉!! 我还没来得彪脏话,El先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护照在也里面。”我没有出门带护照的习惯,逃得一劫。

可我丢了使了四年的相机+18-200的镜头+两年的手机,现在我只剩下一台小长焦和一部电脑了...阿布哈兹给我上了多么昂贵的一课...

2013.06.10

在冲翻译和警察大喊后,我和“Ben”离开了警察局,我喊得是“I lost Fuckin everthing here and I even didnt go to police. Now The Only thing I want is just leav the country”

那个弱智翻译的话还在耳边:“YOU HAVE NO RIGHT TO LEAVE”。回到了咖啡馆时,我的情绪依然十分鸡冻,和El,还有帮我们的一个乌克兰女孩及几个当地人说了几句话后,我去后面上厕所,过了1分钟,El不放心我情绪过来寻我,她站在厕所外问:“Moomoo,are you alright?”(你木事吧?)

现在El就像我的亲人一样,这问话让我一下想起,相机是在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生活一塌糊涂的时候,爸爸妈妈一起送给我的,若没有这相机,我可能依然什么都不是,还是生活在一个混沌的状态下,那相机是爸妈给我的无言却无比厚重的爱啊!

想到这我不禁哭了起来,这是我所有东西丢了以后第一次掉眼泪,真不容易。El见状抱住我安慰到:没事,没事,我们会想出办法把所有问题都解决的...

Abkhazia,当我在这里丢了所有一切带来的值钱的东西时,在我咬着牙根恨得牙痒痒地时候,无数生活在这里的当地人、乌克兰人、亚美尼亚人,他们在不求回报的帮助着我们,不过当地人总在帮了忙之后说,“可不可以不要把这件事发布出去?”我毫不客气地说:“不好意思,虽然很感谢你的帮忙,但还是一定会发布出来的。”

(作者简介:原老未,独立摄影师、撰稿人)

深圳筹划税务师

工作签证种类

广州筹划税务收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