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生命的尽头能否尊严死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3:07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瓜田推荐辞:这是罗点点的著作《我的死亡谁做主》的节选。罗点点的观念比较超前,她宣传的是“自然死”或者叫“尊严死”,提倡使用“生前预嘱”。这几个概念,我们都需要在阅读中找到它们的确切含义。网友们多半是中青年读者,但对于死亡问题,还是弄得明白一些为好,不管是对自己的生命的认识,还是关键时刻对亲人的生命的决定,观念的更新都相当重要。在亲人陷入濒死的困境的时候,我们能不能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让他平静地死去?这事说起来容易,其实做起来挺难的。但还是要有人去做。

我们得承认,推广使用“生前预嘱”,并不能使任何人类生死难题变得轻松,它也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灵丹妙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提供了多一点的选择空间,让人们在生命尽头能对“好死”和“善终”多一点信心和想象,使更多人在生命归途上显得比较有准备和比较有尊严。

我婆婆的故事

我婆婆叫吴小佩,是那种自强自爱的老人。自从公公去世后,虽然生活有些寂寞,但是她总能保持乐观。对儿子和媳妇,除了关心和爱护,从来没有什么要求。反而我们有了病痛和烦恼,总能从婆婆那里得到温暖和帮助。我跟老公说,能有这么一个老妈真是福气。

2003年,婆婆有些晨昏颠倒及行为异常,很快被诊断为老年痴呆症。此后病情发展很快,生活渐渐不能自理。婆婆患糖尿病多年,凭着吃药和饮食控制病情一直稳定,可自从得了老年痴呆症,这两条越来越难以控制。终于有一天,婆婆因糖尿病酮中毒住进了医院。

2004年春节前夕,婆婆翻身时忽然被一口痰堵住,心跳呼吸骤然停止,我们去的时候,婆婆已经被插上了呼吸机,虽然心脏还在跳动,可是没有自主呼吸,而且完全丧失了意识。医生说,想恢复原来的生命质量几乎不可能,但是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还能拖很多时日。那就意味着婆婆要在这种生命毫无质量的状态下停留不知多少时间。我想,婆婆要是还能表达,她会说什么?

在我记忆里,婆婆不是没有谈过类似问题,她不止一次说过:要是病重,我可不希望被切开喉咙,插上管子,又浪费,又痛苦。我是学医出身,深知婆婆已经陷入她最不想陷入的状态,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向我丈夫和其他家人说明情况,是我们应该作出选择的时候了。

婆婆的儿子都是教育或科学工作者,没说几句话大家就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可问题又来了,在我们不在场的情况下,医生们已经按照惯例给婆婆使用了生命支持系统,我们能要求医生们撤掉已经使用的呼吸机吗?

婆婆的情况继续恶化,幸好,婆婆所住医院的院长是一位重症护理方面的专家,深谙各种生命难题,听了我们的想法,他沉吟良久说:“如果这确实是你们和本人的意愿,在临床上,我们可以做到。”

那天下午,我又去看婆婆。站在床前,我拉着她的手,虽然处在深度昏迷中,可我还是感到从她体内传来的温暖。当我轻声叫着“妈妈”的时候,我甚至还看到她的眼球在半合的眼睑下转动,就在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决心崩溃了。我问自己:我们这样做,到底是不是真的符合婆婆的愿望?我忽然觉得,生命和死亡深不可测,我们凭什么决定他人的生死?我们怎么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呢?

当天晚上,我给所有家人打电话,说出了我的疑惑和动摇。哥哥们比我理智,他们坚持了原有的决定。第二天,呼吸机和维持血压的药物在院长的亲自关照下停用了,两三个小时后,婆婆平静地离去了。

在整理婆婆的遗物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她夹在日记本里的一张字条,上面清楚地写着她对自己生命尽头时不使用过度抢救的要求。她还说,因为我是学医的,所以她把这些问题的决定权托付给我。

一种强烈的感激之情一下涌上我心头,太感谢你了婆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你仍一如既往地让我受到恩惠,你没有忘记告诉我,我们确实做了符合你心愿的事。可我还是很后怕,如果事情不是这样,比如说永远没发现纸条,或者纸条上写着另外的意思。再比如,我没揣摩对婆婆的心愿,让她在自己最不愿意的状态中长期挣扎受苦,那该怎么办?

我曾经是医生,见惯临床上的生死,在关键时刻我会比很多人更能掂量轻重,而且我还有很多医生朋友,能在关键时刻帮助我。但这种选择对我来说还是如此艰难。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件事变得不再那么折磨人,不再让死者生者两不安?

安庆定做西服

定西西装定做

竹炭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