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何伊凡碰触逆鳞的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33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何伊凡:碰触逆鳞的人

只有天才最宽容天才,只有疯子最理解疯子,只有心灵强大的人才能驾驭另一个心灵强大的人,对敢拂逆鳞者的容忍度有多高,公司的创新能力就有多强  爹不是好当的。最近谷歌宣布“安卓之父”安迪·罗宾将辞去现职,但仍留在谷歌,而4个月前,“Win8之父”斯蒂芬·辛诺夫斯基亦在Windows 8系统发布不久,闪电告别了效力多年的微软。就在此前半个月,在NeXT时代就跟随乔布斯的“iOS之父”福斯特也突然离开,时间再向前推,索尼“PlayStation游戏机之父”久多良木健,先是内部改组中被接替,然后在2007年6月提前退休。  如果要罗列这四位的特点,发现他们至少有两个相似之处:都是天才,贡献了跨时代的产品,能革自己公司的命;都是有几分怪异的天才。  安迪·罗宾在苹果做工程师时,就曾对公司内部电话系统重新编程,伪装CEO打电话给人事,指示要给自己组里的工程师同事股票奖励。在谷歌开放、创新、平等的文化氛围中,罗宾还不算太出格,可对微软而言辛诺夫斯基就是异类,他与多位高管不和,有人形容他刚愎自用、独断专行、性格粗野,顶撞过比尔·盖茨,多次与鲍尔默争吵。福斯特同样如此,在其离职后,据说有工程部门的人相约去喝酒庆祝。苹果新闻稿的第一句就是“为了使苹果公司内部更好的协作”,至于久多良木健,在他退休前3个月,索尼公司首席执行官霍华德·斯金格公开称其经常自作主张且难以合作,自己“与久多良木健一起进餐的次数多过陪自己妻子外出吃晚餐的次数”,但最后差不多都是不欢而散。  本事有多大,脾气往往就有多大,人类的一部创造史,就是由一个个从世俗中脱离的灵魂写成的。“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值得玩味的是,大公司应该如何对待这些频频碰触自己逆鳞的人?  德鲁克先生关于人事决策曾有一段论述:有效率的管理者并不会首先从弱点着手,不能在弱点的基础上衡量其成果表现,因为他们的弱点不能帮助公司提升绩效,只有运用他们的优点才能对公司绩效的提高有所裨益。一个组织不能容忍内部挑战者出现,必将变得日渐平庸。我所接触的企业家中,最不能接受的批评就是心胸狭隘,不过,真正逆鳞受触而不怒的,却没有几个。  离开了比尔·盖茨的辛诺夫斯基,离开了乔布斯的福斯特,离开了丸山茂雄与出井伸之的久多良木健,就如同没有天使庇护的先知,又如同脱缰的野马。  实际上他们与前老板也并非毫无罅隙,只是这些前老板也多是天马行空之辈,只有天才最宽容天才,只有疯子最理解疯子,只有心灵强大的人才能驾驭另一个心灵强大的人,少了前者的眷顾,他们的优点很难再提升公司的绩效,他们的弱点却可能放大为组织文化的伤害,看看他们离开的时点,多是自己的作品巅峰不在,或者略显颓势的时候,此刻告别,也是对各方都有利的选择。  试看国内最具创新力的科技类公司,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容忍敢拂逆鳞者。腾讯操盘微信的张小龙,华为操盘手机的余承东,个性都比较突出,与公司的主流气质并不相符,与其它部门之间的关系,也算不上融洽,但在华为、腾讯,却各有用武之地,而百度的创新能力常受诟病,或许它缺少的不是谷歌或者360这样的外部对手,而正是具有足够实力的内部挑战者。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