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腐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腐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天意可违东方科幻才是国产科幻的正确打开方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20:24 阅读: 来源:防腐剂厂家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国产科幻佳作的长期呼之不出,已经老生常谈到观众和业内几乎都失去谈论的兴趣。如此,更衬托今年的超级剧集《天意》成为意外之喜。当模仿西方科幻的道路屡遭挫折,与历史同架构的东方科幻显示出其独特品味,示范了国产科幻的新可能。

国内科幻号称“半部《三体》治天下”,催生了《三体》的《天意》,正是一部典型的东方科幻作品。

2004年初,钱莉芳的历史科幻作品《天意》开始在《科幻世界》连载。结集出版后,该书刷新了自1983 年以来的国内科幻最高销量,同时获得该年度“银河奖”特别奖。

2018年,优酷视频、磨铁娱乐与青春你好联合将《天意》影视化,推出由丁仰国执导,欧豪、海铃、乔振宇、张睿、米露、张丹峰出演的东方科幻超级剧集。自5月10日上线以来,总播放数突破20亿,在微博、豆瓣、贴吧、知乎等均有超高讨论度。

《天意》从文本到影视的成功,其实一脉相承。它们创造了一个基于东方历史的科幻世界,韩信、张良、秦始皇、刘邦、项羽竟然可以毫不违和地生活在一个既真实又科幻的时空。

秦皇汉武的天人感应,是否本是外星人的天启?《天意》在创新融合“科幻”和“历史”的同时,也用东方式的哲学思辨和人文关怀,探索了东方科幻的全新美学范式。

本土科幻美学

长期以来,科幻都是国产影视的短板,而历史则是国剧的长版,这种将两种模式结合的方式,则焕发出全新的本土科幻审美。

《天意》既不是缺乏历史逻辑的古代科幻,也不是加人科幻元素的古装剧。它成功的继承了原着的科幻叙事逻辑,将科技元素融入到已经相对成熟的古装剧类型中,把功高盖主、兔死狗烹的封建社会君臣悲剧,转换为一个牺牲自我保护文明存续的救世英雄悲剧。其中,外星人传播文明、时间机器、穿越等科幻设定构成情节发展的主导性元素,是英雄悲剧的根源,也是历史与科幻的节点。

在西方科幻中,关于外星人干预地球文明,孤胆英雄拯救人类的主题已成套路,但《天意》却把这样的“旧调”与伏羲、彭祖等神话历史事件联系起来,给予了神秘东方另一种诠释。

例如把时间机器设计为“玉雉”,把史籍记述的“曳影剑”解释为外星利器,这些历史谜团经过科幻式的解析,把已知与未知巧妙嫁接,人们耳熟能详的历史叙事瞬间有了耳目一新之感。

当秦始皇用透视扫描仪,去检验下属是否有谋反之意时,硬糖君也不自觉的接受了科幻与历史的融合:因为《天意》始终奉行“古老即是先进,神秘即是万能”的叙事逻辑,在剧集的设定里,古代人用高科技已不足为奇。

其故事缘起,是外星物种女羲为了回到自己的世界,决意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史记》里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用大铁锥,在博浪沙刺杀秦始皇,由于认错了嬴政的辒辌车“专列”而失败,被秦始皇全国通缉。而《天意》中的张良博浪沙刺秦,有女羲的帮助。女羲发现了张良高超的天赋,准备辅助张良为王。

为了能够给嬴政以惩罚,她给了张良一支曳影箭(定位导弹)。但最终还是因为同样原因,张良行刺失败。张良刺杀秦始皇的过程中出现了外星利器,但最终没有改变既定的历史进程,科幻的加入只是折叠了这一段历史空间,而非喧宾夺主。

与《三体》不同,《天意》原着的科幻叙事,更愿意以未来嵌入古代的方式来表现时空折叠。而在剧集中,女羲的“天意”作为历史的推动力,是以一种逻辑自洽的理性状态存在,而非与妖鬼类似的古装剧点缀。

通观全剧,不仅蕴含了时间穿越、空间折叠、三维四维等科幻母题,更利用物理化学现象制作了全息投影、磷粉燃烧、石灰粉解冻等“当年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展示了莫测高深的曳影剑、隐身衣、无影剑等外星武器,全力营造东方科幻的视听盛宴。

东方超级英雄

相较于西方科幻的重在科技想象与设定,东方科幻经常是以对人性和天道的深刻透视来激荡人心,从《三体》到《天意》,都是如此。在标准的西方科幻中,我们能看到“物力”的进化;而在经典的东方科幻中,我们能看到“人性”的永恒。

不难看出,《天意》有意打破脸谱化的人物设定,也打破对历史的刻板偏见。以往的影视剧多把韩信塑造成多谋善断的军事家,而本剧中,韩信前期热血鲁莽,在命运和时势的推动下,才逐渐成长为一位以天下为己任的东方英雄。与其说《天意》重塑造了历史人物韩信,不如说它探索了一位东方英雄成长的方式和历程。

按照《天意》的设定,人首兽身的外星人女羲(唐嫣饰)在造访地球时,其乘具星槎降落在渤海中被腐蚀毁坏。为了回到自己的世界,她想借助天体引力使时空变形,在海洋中造出平地,“逆卷”到当初降落的时间。

为此女羲不惜向人类传播文明,推进人类社会向前发展(因而被人类尊奉为“伏羲”),并物色地球上能够帮助自己的才能之士,以九鼎、照心镜之类神物辅佐他们成就残暴霸业,助其完成移山填海的大工程。秦始皇、张良、韩信、刘邦都先后被女羲利用。

韩信(欧豪饰)是这些人中最有智慧、才能和良知,最受女羲器重的一位,他在与女羲的“交易”中发现了真相,为了保护人类文明的存续,避免施行工程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文明毁灭。他明知不能完胜,还是孤注一掷攻击神殿,坦然接受女羲的报复,孤独死去,安排季姜去未来时代揭露女羲的阴谋。

在剧集发展中,韩信的悲剧完全脱出历史给定的答案,也不再呼应《史记·淮阴侯列传》中“君臣一体,自古所难”的慨叹,而是在更高层面上塑造韩信的人类英雄形象。

《天意》中的韩信,不仅是自汉以降无数文人墨客塑造的擘画大计、多谋善战的军事家形象,更是直面力量悬殊的人“神”之战,为文明的存续而牺牲,拯救世界的孤胆英雄。

但他也不是漫威英雄式的,他和《三体》中的“执剑人”罗辑是同一派的东方英雄。其“为天下苍生而死”,因为科幻语境和东方精神,有了更宏大的格局和悲剧感染力。恰如杜勃罗留波夫的经典论述:“通过‘悲’反射出美,通过‘苦难’显示出崇高,通过‘毁灭’展示出希望,从而歌颂光明,鞭挞黑暗,扫除污秽,预见未来。这才是悲剧美的灵魂。”

《天意》,一种新科幻书写

近年来,融合科幻元素的古装剧确有增多趋势。但更多剧集中的科幻元素,是作为一种道具,或者是规避监管的新架空方式。

若论标准的历史+科幻作品,《寻秦记》和《天意》都在人们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相较于香港作家的爽文商业写作,内地作家原着的思考方式则更偏向宏大叙事和哲学思辨。如果说《寻秦记》里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为了抹掉项少龙的痕迹,多少有点投机取巧。《天意》则在整个逻辑框架中,都始终围绕科幻,其对世界和个人命运的思考和探索方式,都是标准科幻式的。古装穿越和东方科幻的差别,也正在于此。

《天意》前期删繁就简讲述韩信背楚投汉、建功立业的奋斗史,后期讲述韩信从受封齐王到钟室之祸的悲剧结局。其中哲史思考方式,依稀可见博尔赫斯《小径交叉的花园》和恩格斯“历史合力论”思想的融合。

在循环交叉的时间和同时并存的空间中,在无穷无尽的偶然性和可能性中,由无数单个人的意志和力量相互交错、汇合而成的一种总的合力所产生的结果,就是历史的发展。

《天意》将科幻谜题融入历史,整个故事的谜底由科幻元素来解答。伴随韩信的发现,陆续解开尉缭、黑衣人、照心镜、九鼎等一个套一个的谜题。核心谜题———女羲的阴谋及其时间机器则留在最后,将惊天秘密隐藏在韩信一系列古怪失常的行为举止中,后由韩信本人揭开谜底。

严肃的历史正剧爱好者恐怕很难接受《天命》的历史叙事,但作为历史科幻剧,《天命》的逻辑推理却是自圆其说、严丝合缝的。剧集不仅对楚汉相争的历史给予合乎情理的解释,而且解答了诸多与这一大谜题相关的小谜题,其答案出乎意料又自成体系,令人耳目一新。诸如张良刺秦皇、鸿门宴、钟室之祸等,构建了天马行空的瑰丽影像传奇。

而从老版《寻秦记》到《天意》,历史科幻题材在表达上也增加了更多网感元素,比如喜剧、特效,以及对女性人物的全新理解。《天意》不仅重塑韩信这一悲剧英雄形象,还塑造了大胆率真的少女季姜,刻画了两人共同成长的爱情。相较于乱花丛中过的项少龙,可说是标准的当代文艺伦理了。

中国有悠久的史传文学传统,因而形成国人浓厚的历史情结。《天意》将新奇的科幻设定融入历史,完成对历史的全新阐释,满足观众追问历史与神话的好奇心。毕竟,比起恐龙,典型的中国观众更容易接受龙。在东方科幻的探索上,《天意》为市场迈出了重要一步。

心衰家庭护理

太原做引产手术哪家医院专业

不孕不育影响大哪些人容易患上不孕不育

亮丙瑞林的副作用